07: 小鎮裏的旅館與 night club 的外賣

 

跳上大發仔離開 La Fortuna 前往 Monteverde,全程約149公里,大約三個多小時。這段路程有很大段是泥路,而且有非常多的坑洼。泥路上我把大發仔由二輪推動轉為四驅,發揮最大的功能。雖然我敏捷地控制着它在泥路上左閃右避,但也不能一一把坑洼避開。當大發仔車輪跌進坑洼再彈離地面時所發出的呯呯巨響,我都留意路上有沒有從大發仔甩掉的輪胎,但它每次都安然無恙地從空中着陸,繼續奔馳。其實大發仔已經出盡九牛二虎之力,在時晴時雨中與我走過這顛簸的路程。

07-IMG_5435-2

Monteverde 的名字並不是代表一個城鎮,是由幾個小城鎮組成的社區名稱。這裏沒有豪華五星酒店,但有很有個性的小旅館,而我租住的便是其中一間。

Camino Verde Bed & Breakfast 位於 Santa Elena 小鎮。這小鎮只有數條街組成,步行不用三十分鐘便可還繞走一圈。雖然是這麼細小,但麻䲵雖小,五臟俱全,而且晚上還有night club。

我租住的旅館就在大街背後的半山上,我駕著大發仔在沙泥斜路慢慢走上,從倒後鏡看到被大發仔揚起的沙塵,簡直就像是沙漠裏的沙塵暴。旅館細小停車處已經停滿車輛,我只好泊在路旁。下車時狂風正在吹襲,我急急推門進去,嘩… 好特別的旅館呀!細小的接代處放有一張軟軟而且殘舊的沙發,一位年青人正坐在那裡上互聯網。沙發旁放了一個冰櫃,內裡放滿不同的飲品。接代處的另一邊有多張餐枱,兩個年輕少女在其中一張長枱喝著咖啡聊着天,長枱的盡頭一個年輕人拿著書但卻看著牆上沒有聲音的電視機,另外的一張枱坐著一家人玩著撲克,低聲笑着!長枱背後是一個開放式廚房,咖啡壼、茶杯、清水整齊地放在那裡。這空間的盡頭是一道玻璃門,門外是一個小小的平台,從那裡可以看到青翠的綠林。

「你好,有什麼事可以幫到你?」我的背後突然響起的聲音,我轉身一看,一位年輕人站在書桌後微笑著說。

「你好,我在這裏訂的房間!」

「歡迎你!」年輕人在電腦前工作了一陣子,然後打印出一張紙及給我鎖匙。

「房間從那玻璃門出去平台轉左便是。這張地圖列出這裡的景點。房租包括早餐,早上六時半在那邊供應,是即叫即煮,所以雖要一點時間。咖啡或茶那裡都有,所有餐具隨便使用,但用後請清潔。那冰櫃的汽水,啤酒,葡萄酒請在這裡付錢,如果晚上這裡沒有人,可以先拿來享用然後,隔天再付。請問有沒有問題?」

先享用然後隔天付錢?如果在大城市裏,那冰櫃在沒人看管下,一定鎖上了,或者根本就沒有這種冰櫃,只有自助販賣機。

「沒有,你是在這裡土生土長?在這裡工作了多久?」

「哦,我在這裡工作多年了,這旅館是我父親的,現在我與其他兄弟一同打理這旅館,雖然房間經常訂滿,但一般工作都不會太多!」

「哦,怪不得這裡都不像一般的旅館,佈置都有點自有的家庭感覺,比民宿更有親切感!」

「謝謝,就把這裡當成旅程中的一個家吧!」

我拿著鎖匙、行李推門走出平台,風仍然很大,轉向左邊是另一間的小屋,一道打開的圓拱門,兩邊的牆是用玻璃瓶組成,半透明圓點圖案,非常別緻。房間雖然細小,但整潔,而且沒有懷舊的感覺。放下行李,稍作休息,便出去找東西吃。回到旅館,呆坐一會,才晚上九時許,於是出去看看這小鎮的夜生活。

07-IMG_5459-duo

徒步在雨下走著,距離旅館不遠便有一間小酒吧。內裡並沒有太多的客人,吧枱前坐著一男一女。女酒保正與那男女高談闊論,他們説著西班牙語,我一點也聽不懂,男的大聲地説著,女酒保偶然插嘴説幾句,男人身旁的女人一直在哈哈笑著,從他們的表情,一定是説著有趣的東西。我在吧枱前坐下,女酒保也懶理我的存在,直到那男人停止説話才問我要什麼。

「要喝什麼?」女酒保説著英文問我。

「有甚麼好喝的?」

「要啤酒,還是烈酒,這裡沒有雞尾酒!如果啤酒,這是最好,整個哥斯達黎加的人都是喝它的!」

她一邊説,一邊從冰櫃拿出一支 Imperial 。

「只有支裝?有沒有生啤?」

「沒有!只有支裝,要吧!這是最好的啤酒!」

這時那高談闊論的男人也舉起他那支 Imperial,然後用英文説:

「乾杯!這啤酒與你們中國的青島啤酒一樣好喝!」

「好,就要一枝吧!你也喝青島啤酒?」我對女酒保説後再對那男人説。

「我到過中國,歐洲,愛爾蘭,每個地方都有好的酒吧與啤酒,不過最好的還是這裡,Imperial 是最好喝的。」

這是我常常在外地的酒吧裡聽到的東西,當地人永遠都説自己地方的啤酒是最好的,就算走過天涯海角,品嚐千種酒味,回到家鄉也不忘推銷當地啤酒給旅客,不論是否真的是這樣好酒,他們都會這樣説。這就像童年時吃了母親所煑的菜後,甚麼五星級,十星級的廚師,同一道菜,也差了十萬八千里,母親煑的那道菜,便是最好!如果你在酒吧裡聽到像這男人的啤酒論,千萬別要説不是,否則你將會聽到比論文還要長的分析,直到天亮還不能逃出酒吧!

我與那男人傾談數句後,他與那女人便離開。我的 Imperial 才喝了一半,女酒保對我説酒吧打烊了。我看看手錶,還有十分鐘才十點,怎麼這麼早便收工?我匆匆喝完啤酒便離開。我在街𥚃無目的地慢慢走著,風已經沒那麼大,黑夜裏並不覺不安全,沿途所有的店舖或酒吧都關門大吉。不經不覺走到鎮上唯一的 night club ,強烈的音樂我在半條街外都聽到了。走到 night club 門前,對面街停泊了一架警車,車前有兩名警察站着與幾名市民笑笑地談著。通常嘻嘻哈哈的警察即代表這裏是安全,於是我決定去 night club 看看。其實我並不喜歡嘈吵的音樂,特別在 night club 裡,看著人群在舞池裡沒節拍地盡情搖擺着身體,發洩多餘的精力,總覺得有點末世的感覺。但既然到了這裏,看看小鎮裏的 night club 也是有趣,而且我也想多喝一杯啤酒,酒怎可能是只喝一杯呢?。走到 night club 門前,一位健碩的男士截停了我,指着右邊啲窗門,於是我走到窗前,窗後的年輕人説:

「入場門票$10美元」

嘩,非常昂貴!我已經打消進去的念頭!於是我便問:

「我只想買啤酒,附近有沒有酒吧?」

「哦,只要啤酒!」他轉向身邊的青年説了一輪西班牙語,然後那青年聽後便走了。而窗後的年輕人也不發一言,呆呆的望著我。我等了一陣,正想問他發生了什麼事,那離開的青年人拿著兩罐啤酒回來,窗後的年輕人説:

「兩罐啤酒,$3美元一罐,共$6元」

哈,night club 外買啤酒,我從來都沒想到是可以這樣的,而且是最好喝的 Imperial!

07-img131-sm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